留美學生施暴案:在逃學生回美立即被捕

【文匯網訊】震驚中美華人的洛杉磯地區留學生綁架案經過庭審露出了冰山的一角,該案性質之惡劣,手段之殘忍,涉案人數之多,所犯罪行性質之嚴重,在美國刑事案件中實屬罕見。而涉案的這10名中國留學生當中目前已經有數人逃回了中國。被告如果不出庭就會被列入黑名單,除非這輩子再也不回美國,否則即使十年、二十年後回來,也會因為在這個黑名單上而在機場就被抓獲。

據央視報道,被抓捕的6名被告中有3人是未成年人,轟動一時的中國留美學生綁架案,透露出了令人咋舌的細節。

據受害者之一劉怡然的講述,她所遭受的暴行包括扒光衣服,用煙頭燙傷胸部的敏感部位等等。

孩子惹禍,家長試圖「花錢擺平」,6名被告留學生中的一名學生家長,因涉嫌賄賂證人被抓。高速路上飆車,過量飲酒身亡,幫派打架鬥毆,中國留學生海外新聞不斷。

你在國內的時候,還會擔心出國後怎麼融入美國人的生活。不用融入,你融入不進去的。中國人是跟中國人玩的。

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這些年來中國送出去的留學生可以說是越來越多,而且年齡越來越小,而且去的國家也是四面八方。按理說這不是壞事,或者說是好事,但是好事都好嗎?來,咱們看看過去十來天在美國發生的與中國留學生有關的幾條新聞。我們來看,5月28日美國司法部發表聲明,起訴15名涉嫌「聘請他人」的中國公民。6月3日,洛杉磯地區留學生綁架虐待案在波莫納高等法院開庭審理。6月4日,美國密歇根州立大學中國留學生涉嫌在美毆打同胞,並參與違法組織「城管幫」一案判定,被告李夢龍嚴重傷害罪、毆打罪兩項罪名成立。這僅僅是過去十幾天與美國的中國留學生有關的新聞,這是怎麼了?留學,怎麼能變成流血呢?來,我們關注一下。

「時而憤怒,時而蔑視,時而嘲諷,時而不屑,甚至不斷衝著身邊的翻譯對證人的證詞品頭論足,表達自己的不同意見。」美國《僑報》在6月5號的報道中,這樣描述中國留學生翟某在法庭上的表現。

美國僑報的報道指出,此前翟某及其幫手對另一名中國留學生劉某進行了長達7個小時的毆打,劉某遭受到了拳打腳踢、上百次耳光、被潑冷水、被扒光衣服、吃沙子、被剪頭、強迫吃頭髮等施暴行為。

據被害人劉某介紹,3月30日晚上她是一位小學同學當時發微信約她到一個冷飲店去商量事情。結果到了那兒之後發現來了其他中國的小留學生,也就是我們本案中所涉及的被告,在此期間劉某經歷了各種各樣的被法庭稱為酷刑的一些行為,劉某當時被打的是遍體鱗傷,臉部有淤青腫脹,雙腳也站立不穩,她於3月30日受害當晚就在案發地羅蘭崗公園撥打了報警電話,當時警方就對渾身是傷的劉某進行了身體檢查、拍照,並對案發現場進行了取證調查。隨後就就翟、張、楊等六名被告實施抓捕歸案。

而根據報道,在此前,翟某等人還曾對另外一名麥姓中國留學生進行過施暴行為。6月3號,在波莫納高等法院,被毆打的劉某控訴了翟某等的毆打行為。

這次震驚中美的洛杉磯留學生綁架案是在6月3日開庭審理,被害女生是當庭指有十餘人涉案,他們均為不到20歲的中國留學生,當庭法官弗爾斯就認定檢方所有的綁架酷刑等罪名成立。預計將於本月18日再度傳喚三名被告翟、張、楊,另外三名未成年人被告人被安排在該法院,也就是波莫納高等法院四樓法庭審理。當天出庭的只有其中一名周姓的17歲留學生,檢辯雙方攻防的重點是圍繞在是否將涉案的三人由未成年轉為成年。

而這樣的事件在留美中國學生中,是否只是個案?同樣有過在美國在美國讀高中、讀大學經歷的顏曉川,表示對這樣的事件並不陌生。

我個人感覺就是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如果是單個的,比如說一兩個,一般就不會出事兒。但是如果是中國留學生一旦多了,比如說一個年級十幾個,或者更多了,他能形成一個小的圈子,這個時候這個圈內的這個衝突就會多。

有報道指出,涉案的中國留學生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會受到美國法律的懲罰,對後果估計不足。

(美國)特別好的一點就是說有比較嚴格的法律,包括公訴方以及法庭的體系。這個我覺得是國內的留學生,剛到美國去的時候,他們可能認知度不夠的一塊。他們可能一個學校就幾十個甚至上百個中國留學生,這個造成了他們會組成一個自己的小世界,或者小國王。他們在國內的習慣,一些想法,就得以保持,得以延續。

其實參與者都是小留學生,為什麼說他們是小留學生,我們來看一下這個PPT。涉案12人均是高中學生,受害人兩個,除了劉某之外之前還有一個。被捕6人,其中3個都是未成年人,另外還有4個人在逃,涉嫌綁架和酷刑罪。我們看看美國的酷刑罪,對別人身體造成極大傷害,並且為了報復、勒索或者其他任何目的而虐待、故意對別人施加殘忍或者極端的折磨,而且有的律師說甚至有可能判到無期這個概念,這批孩子可能更想不到了。接下來我們要連線本台駐美國的記者高琦,高琦你好。

是的。那麼經過本月3號的這個庭審之後,本月4號是由檢辯雙方繼續進行了交叉質詢。代表的三名被告的律師他們試圖找出證人證詞的漏洞,藉以為這三名被告減輕罪責。但是法官弗爾斯最後還是認定檢方出具的所有相關綁架還有酷刑罪名的證據都有效,為此這起案件將直接跨過初審的門檻進入審判程序。法官弗爾斯是決定於本月18號傳喚三名被告,如果三人表示認罪的話,本案就可以定罪。那麼如果不認罪,等待他們的將是漫長的一個陪審團審理程序。

高琦,其實大家當然還非常關心的是因為查相關發條的話會看到,比如說涉及到綁架酷刑罪,最高會判到無期,那麼對這幾個孩子的判罰有沒有分析會是什麼樣一種狀況?

是的。該案的華人律師就透露本案的一名周姓被告由於只有17歲,那麼在4號的庭審中他就是被法官裁定為未成年,他的量刑最多不會超過一年,也不會在出獄後面臨被遣返回國這樣的命運。那麼在美國未成年和成年犯罪是有著本質的區別。未成年犯罪,他即使是犯了像殺人這樣的重罪關進牢裡,25歲之前也會釋放。那麼此外15歲到18歲之間的這個未成年罪犯法官是可以考慮把他們當做成年人來對待,但這主要取決於案情的嚴重程度。具體來說法官會考慮到六個因素,分別是未成年罪犯的獨立思考的能力還有認罪態度,是否有前科,罪行嚴重程度以及家庭環境的影響等等。

但是,對於超過了未成年人這個界限,是成年人的被告,情況是不是就變得非常糟糕了?

是的。正如我剛才說的如果是涉及到成年人的這種情況的話,一般就會按照成年人的這種比較重罪來對待了。

高琦,另外可能大家也在關注的是這幾個孩子作為被告的時候,他們的反應怎麼樣,他們的情緒如何?

是的。這方面我特別想提一下一個很重要的細節,那就是在美國,司法機構還有醫院這些公立機構,他們是將疼痛用一到十級來量化界定的,我們姑且可以稱它為疼痛值。被告劉某她遭遇了長大7個小時的毆打過程中,是先後被幾名被告用高跟鞋踢,煙頭燙,還有上百次的耳光等等。記錄顯示她所有的疼痛值全部都在7以上,有一些甚至達到了10,也就是常人所無法忍受的一個境地,還不包括那些被剪髮、吃沙子等心靈、人格上的侮辱。所以知情者透露被告翟某和張某被捕後第一次出庭的時候兩人是完全懵掉的一個狀態。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自己竟然闖了一個可能面臨終身監禁的這樣的罪行。

此外,還用其他幾項重罪的起訴。在他們心裡也許這種在中國某一些地方可能比較極端的一些學生打架情況,就算被校長知道最多也就是被教訓一頓,甚至都不會被開除學籍。但是到了美國同樣的事情發生以後,不僅要坐牢,而且開除學籍,還要繳納天文數字的保釋金。此外還有一個細節值得提的是,多位這一次中國涉案的小留學生的家長都表示,自己的孩子只是在場,但是並沒有動手,因此對於指控和通緝都表示不理解。那麼在場的這位華人律師鄧洪他就對媒體專門解釋,美國的刑法中如果犯罪嫌疑人即使在未成年的時候去共同進行一個犯罪行為,那麼所犯罪的全部人都要承擔這個年齡段最重的懲罰。此外還有報道稱,涉案的這10名中國留學生當中目前已經有數人逃回了中國。那麼鄧洪也表示他們逃走也躲不過檢察官的起訴。被告如果不出庭就會被列入黑名單,除非這輩子再也不回美國,否則即使十年、二十年後回來,也會因為在這個黑名單上而在機場就被抓獲。

好。非常感謝高琦在美國給我們帶來的非常詳盡的分析。其實在現場按理說他們年齡不大,但是原告,劉某是原告,原告也是開車去的,能看到他的生活還是相當優越的,估計背後父母也不缺錢。另外還有很多中國式的做法被帶到了這次庭審當中,因為就在之前有被告方的父母期待在庭審之前,用行賄的方式去把它私了和拿下,但是同時也變成並案了。因此在到了美國去留學,恐怕先適應當地的法律也是一個重要要學的內容。接下來我們繼續關注這件事。

這起留學生涉嫌綁架案,還傳出了案外案。6月3日開庭當天,6名被告留學生當中的一名家長,不遠萬里來到美國,企圖行賄證人,結果同樣鋃鐺入獄。辯護律師鄧洪在法庭外透露,當天上午波莫納高等法院開庭前,檢辯雙方討論了突發案外案。檢方表示,一名被告人的父親因涉嫌賄賂證人被抓,讓整個案件節外生枝。事實上,中國家長試圖「花錢擺平」不成,反而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醜聞,時有發生。2012年4月,一名中國留美學生被控強姦案遭起訴。他的父母趕到美國後,因救兒子心切,試圖找人用錢來說服被害女子改口供。隨後也被警方以「賄賂證人,妨礙司法公正」的罪名拘捕。稍具戲劇性的是,雖然檢方表示有足夠的起訴證據,但檢察官基於「文化差異」的原因,撤銷了對這對父母的指控。而對這對中國家長的做法,多數美國人表示「根本不能理解」,「簡直是愚蠢的行為」。

從中國留學生到中國家長,這種入鄉不能隨俗的案子,近年越來越多。對此,美國警官麥澤林指出,美國法律不會因為你「不知道」就網開一面。雪上加霜的是,一些中國學生的家長想繼續用「關係」或「金錢」來解決問題,結果不但幫不了坐牢的孩子,反而因為「妨礙司法」和「行賄罪」被捕入獄。洛杉磯郡檢察長此前在接受華文媒體採訪時,也提醒送孩子來美國讀書的家長,不要忘記與孩子多溝通。

來,我們來看看1978年一直到現在中國出國留學總人數的變化,你看從1978年的時候幾乎是一個0,到2000年左右開始快速上升,持平了幾年又一個快速上升,到2013年已經超過了40萬,而且還在進一步的增長一年。這個曲線比中國的股市還猛。在這樣一個背景下出現很多問題似乎也自然難免。但是這件事是不是還是太過離奇了,接下來我們要連線一位嘉賓。他是中國與全球化智庫理事長王輝耀,他也是歐美同學會的重要的創辦人。他所在的機構連續五年發表中國留學發展報告。輝耀先生您好。

對於如此低齡的孩子,小留學生,但是這個手段如此的殘忍,出現了這麼大的事情,您會感到驚訝嗎還是覺得它可能會發生,據您的瞭解。

我感覺這個確實還是有點意外。因為這些年來出國留學生越來越多,特別是留學呈現一個低齡化的態勢,包括特別是中學生,比如在過去7年我們去美國的中學生就增加了50倍。但是這個過程中我覺得法律教育,出國前的這種培訓,包括特別是這種對異國他鄉的這種文化,特別是當地的法律法規的教育可能還是比較欠缺。那麼這個情況,這個案例說明是什麼呢,如果說我們對這個方面教育不是很及時,如果不跟上的話,那麼子女出去讀書,特別是低齡的子女去讀書,是面臨風險的,而且容易做出他們家長意料不到的事情。

輝耀先生在這個事情當中你也能感覺到,現在似乎像很多的中國人一樣相信錢的力量,一方孩子們不缺錢都能開車去,其實就是未成年人附近了。尤其重要的是他們的父母居然在開庭前妄圖賄賂證人,但是後來被定案了,您怎麼看待對於很多中國父母說錢和到美國之間,法之間的關係,你要提醒他們什麼?

我感覺這個方面確實要引起注意。可能在中國這個人情社會也好,或者中國這個中國現在開始講法治,如果說我們把美國社會或者國外的其他社會想像成你有關係、有錢就能擺平,有錢能使鬼推磨的話可能是比較難,在這種西方社會它可能就是一是一,二是二,很難有通融的餘地,在這種情況下一定要注意不要去觸犯它的法律。而且中間很多文化的差異也是很重要,要理解,可能中國習以為常不會發生問題的事情,到了美國它就不是這麼回事。所以我覺得家長的法律意識,特別是對獨生子女在國內有可能平常比較沒有接受這方面法律教育的子女來講非常重要,而且這方面不能成為。更何況如果說發生了家長還要用國內的方式去擺平的話,可能重上加重或者給自己惹來更多的麻煩,可能會帶來更大的問題。

沒錯。好。一會兒有問題會繼續向您請教。接下來我們繼續去關注越來越多的留學生和越來越小的留學生。

當中國留學生的人數越來越多,當他們的年齡越來越小,讓如今這些留學生群體結構跟以前已經大不相同。

在十年以前,只有能得到美國獎學金的學生才可以去美國,只有好學生可以去。自從2007年、2008年以後,美國開放了對中國低齡的學生的簽證政策,那麼中國只要是能夠經濟實力負擔得起的學生,都可以去美國讀書。

陳航所在的留學機構,每年會接觸處上千名在美國留學的中國留學生,在他看來,迅速增長的留學生人群,讓一些中等資質的留學生到美國後,無論是在生活上還是在學習上都顯得有些吃力。

(有同學)因為成績太差了,然後你不學習啊,你天天就玩。然後考試掛,一門掛,兩門掛,三門掛。然後你的GPA(成績平均績點)滿分是4分,你如果低於2分的話,其實簽證就已經不是很保險了。我有朋友,我周圍(朋友)其實很多GPA太低了,然後去了(美國)之後,簽證遇到問題,花很多的精力以及金錢,時間去處理這個問題。

楊慧瑾是美國雪城大學本科二年級的學生,兩年的美國大學校園生活讓她看到了身邊不少中國同學被迫離校的例子。而成績差的主要原因跟語言有關,例如在美國的高校中,中國學生「過度抱團」的現象普遍存在。這不僅讓中國留學生的英語口語進步緩慢,而且更加難以融入美國的校園以及社會文化。

在你在國內的時候,你還會擔心出國之後你怎麼融入美國人的生活。不用融入,你融入不進去的。就是中國人是跟中國人玩的。

語言有障礙,融不進當地的生活、文化,「過度抱團」的現象等等原因,讓很多家庭環境較好卻又缺乏監管的孩子,開始去做些與學習無關的事。

近10年間,有很多在本科階段就到國外留學的中國學生都是為了逃避高考。在各種留學中介以及高校合作項目的幫助下,讓他們在並不具備海外獨立生活和學習的能力的情況下,就走出了國門。

中國的學生,他們實際上在美國是一個弱勢群體,這些學生首先他年齡小,他有文化的不同,有語言的不同,他們很多都是獨生子女,再有,他們在中國得到的教育和美國是很不相同的,很多學生在中國就是一些中等資質的學生,這些中等資質的學生,他們在美國就很難說他就能夠比美國的學生要學習好,因為你有這麼多劣勢,所以我們是一直在呼籲就是關注這些中國留美的這些中等資質的學生,要給他們更多的輔導,他們實際上是需要幫助的,這樣他才能成功的。

說我們的留學生越來越小,數據也在顯示,從2003年的時候大家看很小的比例,到了2012、2013年的時候我們已經26900多是中學留學持F-1簽證。其實從2011年開始咱們就已經是在美國所有留學的中學生當中第一大生源國了。好了,接下來繼續請教輝耀先生,輝耀先生您覺得中國的留學生,尤其是小留學生要出國的時候,父母覺得天經地義,準備錢就可以了,您覺得除了準備錢還應該準備一些什麼?

我覺得應該這樣來看,特別是咱們的小留學生如果要出國的話,首先心理素質的培養是特別重要的。而且在他們出國之前,有意識的讓他們獨立的鍛煉,甚至有條件還可以先去游遊學,有一些特別是在家裡親戚朋友住宿,有事先這種鍛煉是非常重要。還有一定要對對方的文化,對所在國的文化要熟悉。比如他可能接觸一些外交,或者接觸一些上過一些正規的輔導班,還有就是他要能夠本身要自制的能力。我們現在很多都是小皇帝或者都是獨生子女,在家裡嬌生慣養,出去以後往往意識不到離開了家裡以後他對很多問題的分辨,他往往就會有很多的問題。所以我覺得在出國之前一定有一個很好的培訓的過程,學前班出國前的培訓,和家裡小孩素質,心理素質的鍛煉特別是。這樣的話才能保證他們出去以後能夠跟家裡保持聯繫,同時要養成一些很好的習慣,出去才能避免這些問題。

對於父母來說,一旦把孩子送出去了,之前也做了培訓,是不是之後只要郵錢就行了,做撒手掌櫃還是應該多做一些什麼?

出去以後實際上還是很重要,我認為比如說如果說有低齡小孩出國一定要注意幾個方面的問題。一個要麼家長有的自己陪讀他很放心,他能出去,這是一個方面。另外一個,就是說你必須要有一個很好的監護人,或者你的親戚、朋友、教授或者其他在美國的華人朋友,或者其他的留學生,那麼要是這個都沒有的話,你一定要有很好的寄宿的家庭,就是這個是經過考察或者有很好的口碑的家庭。再有去一個非常好的寄宿學校,學校的監管也比較嚴。所以說這一系列的監管,包括經常的保持通訊。還有他們出去以後,心裡往往有很大的落差,有文化的衝突,文化的差異這種,家長要及時跟他們溝通保持聯繫,同時還要請一些有經驗的一些人士,過來人跟他們傳授一些留學的經驗,這樣避免他們出現一些心理這方面的問題。特別是在對法律方面的問題。

沒錯。輝耀先生最後一個問題。您對這個案件當中還有四個涉案的留學生有可能跑回國內了,您覺得他的父母接下來應該做什麼樣的決定?

我覺得這個確實比較難。因為我覺得父母可能也有他的考慮,比如說我們看過電影《刮痧》像這種文化差異的事也有很多,但是我感覺這種事你在國外特別像美國的法律是比較嚴謹的,如果說沒有遵守的話,他們再想回到美國,或者在美國以後繼續發展,繼續留學,繼續工作都是不太可能。說這個事確實是一個很不幸的一件事,但是我想,法律要看進一步的觀察和發展,就是美國法官怎麼來判這個事。

非常感謝輝耀先生給我們帶來的解讀。謝謝。其實剛才畢竟輝耀先生是有他自己的經驗,而且長期也在關注這方面的問題,提出的幾個建議對於有可能要把自己的孩子送出去的家長來說的確應該記住,比如說陪讀,好的監護人,尤其對你寄宿的家庭要有信任感,另外選擇比較好的寄宿學校。並不是說我有錢我隨便選擇一個學校,可能美國也有很多的學校並不像我們想像的那樣。而且更加依賴於個人的這種自我管理能力,因此在把孩子送到國外之前,您對您的孩子的自我管理能力究竟做了多少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