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for:
“雪糕刺客”頻現江湖 為何越是被吐槽人氣越是旺

近日,“雪糕刺客”“雪糕刺客的前身竟是東北大板”接連衝上熱搜,這個夏天,網友們玩起了新梗。

“雪糕刺客”這個詞,指的是超市冰櫃裏看起來平平無奇,在付款時卻會傷到你的天價雪糕。

炎炎夏日,人們想買支雪糕解暑,卻發現一支動輒十幾元、幾十元,特別是一些包裝花哨的新産品,價格大大超過消費者預期。而記憶裏一元、兩元的平價雪糕,卻在市面上難覓蹤影。

“不要拿不認識的雪糕,不然會變得不幸”“警惕雪糕刺客”“看到雪糕的價格,還沒吃心就已經涼了”“路邊的野糕不要買”最近,網友們對雪糕的吐槽越來越多。近年來,一代人記憶中夏天必買的“平價雪糕”已逐漸“隱退江湖”,取而代之的是新一批價格較高的“雪糕刺客”,這讓消費者困惑不已。

記者走訪發現,在超市和便利店的冰櫃裏,三五元錢的雪糕已經是基礎配置,十塊錢以上的雪糕越來越多,1-3元的雪糕更是不見蹤影。曾經一度成為便利店“標配”的綠舌頭、老冰棍、三色杯等品牌,只有個別門店還在銷售。過去被消費者稱為“雪糕愛馬仕”的8元一支夢龍棒冰,在眾多高價雪糕中黯然失色。

“今年賣的最好的是5-10元的雪糕,價格再上去,有的人就猶豫了。”一位冷飲批發商告訴天目新聞記者,這兩年雪糕整體進貨價格也高了,新品牌越來越多。“新品雖然價格高,但是單賣一支賺得也多一點。那些平價的,也就走走量。”

記者注意到,不僅天價雪糕持續涌現,活在不少年輕人“童年回憶”裏的雪糕,價格也在上漲。像綠色心情、大布丁和三色杯,原本價格在0.5-1元之間,都已經漲到了3元甚至5元一支。

2018年,自鐘薛高憑藉中國風的瓦片造型在雪糕市場賣出15元的高價之後,其他品牌便開始爭相效倣。伊利須盡歡、故宮“脊獸”等的售價,均在10-20元的價格區間裏。

隨後,各種文創産品、IP聯名也不甘示弱。東北大板和某熱播劇聯名的“大尾巴魚雪糕”,售價同樣達到了10元以上。蒙牛與環球度假區攜手打造的小黃人冰淇淋,賣到40元左右。種種“網紅”“國風”雪糕不斷刷新消費者對價格的忍耐度,一改廉價雪糕的“刻板印象”。有消費者在社交平臺吐槽在景區的售賣的高價冰淇淋,稱其為“售價20,商家含淚賺了19.5”。

在很長一段時間裏,哈根達斯就是冰淇淋和雪糕的天花板,因此吃哈根達斯被賦予了一種消費之外的意義。不過,2019年之後,一系列國産創新雪糕品牌不斷面世,在原料和價格上不斷推陳出新,掀起了一輪雪糕新國潮。

雖然大肆吐槽“雪糕刺客”,但從雪糕銷量來看,這屆網友們似乎有點“口是心非”。比如須盡歡在天貓伊利冰淇淋旗艦店上線的首日,就完成了32萬元的成交額,首月成交額達131萬元。而66元的厄瓜多粉鑽雪糕,在2018年雙11期間,2萬支在15小時內被搶購一空。

在這些雪糕新貴裏,最火的還是鐘薛高。公開資料顯示,鐘薛高在成立16個月內營收超過1個億,成立18個月銷量突破1500萬支,在同類目銷量中復購率排名第一。鐘薛高2021年的年銷售額達到了8億元,比2020年增長了整整一倍。截至今年5月,鐘薛高累計雪糕出庫數為2.2億片。

記者發現,在某電商平臺,鐘薛高冰淇淋高居雪糕回購榜榜首,10片混合口味雪糕套餐月銷超3萬。中街1946牛乳雪糕月銷超6000,喜茶奶茶口味雪糕混合裝也有超5000的銷量。但鐘薛高雖然火爆,但銷量仍不敵老牌雪糕品牌。可愛多迷你冰淇淋單月銷量高達10萬,夢龍銷量也超5萬。

除了傳統雪糕品牌,一些“跨界”選手也加入了高價雪糕賽道。5月29日,茅臺冰淇淋線上上發售。4萬餘份商品在短短51分鐘內被全部搶光,總銷售額高達250多萬元。茅臺冰淇淋的三款口味分別是經典原味、青梅煮酒味和香草口味,售價最低59元,最高66元。茅臺雪糕頻上熱搜,被網友戲稱“過去喝不起,現在吃不起”。

雪糕行業研究專家、天津商業大學生物技術與食品科學學院教授劉愛國告訴天目新聞記者:“現在部分雪糕,已經從功能消費變成了情感消費。這些雪糕往往在産品設計時,就請來名人設計、名人宣傳,將文化、情感、情景因素與産品緊密融合,有部分冷凍飲品已經從消暑解渴變為休閒享受功能。”

全國各地的網友反映來看,不僅“雪糕刺客”稱霸江湖,1元左右的平價雪糕難覓蹤影,各個地區的雪糕大漲幾乎已經是常態。

事實上,高價雪糕的出現並不能完全歸咎於以鐘薛高為代表的網紅雪糕。由中國綠色食品協會綠色農業與食物營養專業委員會聯合多家機構發佈的《中國冰淇淋/雪糕行業行業趨勢報告》顯示,2021年內,中國雪糕市場依舊被伊利、和路雪、蒙牛等傳統巨頭所佔據,市場份額分別為19%、15%、9%。而大家所熟知的巧樂茲、可愛多、夢龍等雪糕,都在過去幾年間明顯漲價。

對於價格大漲,劉愛國介紹,由於國際市場的通貨膨脹、上游原料價格上漲、經營成本增加等原因,冷飲的價格會隨著整體市場環境而上漲。“再加上疫情影響,國外原輔料進入中國的價格通常比去年上漲20%以上。這就造成一些本來價格親民的傳統産品只能通過提高價格來維持市場,即使這樣,由於人工、物流成本,廠家很難賺取應有的利潤。”

這幾年,雪糕企業的日子也並不好過。劉愛國説,由於疫情,很多流通企業及零售商難以正常運營,若是沒有足夠利潤的商品,渠道商不願意進貨。“目前,渠道商有更多的價格段産品選擇,自然會選價格利潤高的産品,很多傳統性價比高的平價産品,失去了許多上櫃的機會,這也是造成終端消費價格上升的原因。”

其實,雪糕漲價的並不只有中國。全球的冰淇淋價格也呈現上升趨勢。最近,義大利統計局表示,受國際環境影響,冰淇淋的價格今年同比上漲了10%。例如糖的價格上漲了6%、牛奶價格上漲了7%,雞蛋價格上漲了9%。近兩年,南韓冰淇淋品牌也屢次上調價格。美國近十年的冰淇淋價格也呈現上升趨勢。

全球冰淇淋都在漲價,為何“雪糕刺客”遭到了國內消費者反感?劉愛國解釋,由於受上游原料價格上漲,水、電、運費、工資上漲等原因,冷飲價格會隨整體市場環境而上漲。即使這樣,受到市場檢驗的傳統經典産品仍然受到消費者追捧,這也是大家很反感不熟悉的高價産品的原因之一。

“消費者願意看到,漲價同時也有高品質。如果沒有品質上的變化,大家則認為不值,市場也會淘汰那些商品。”劉愛國表示,有一些網紅類的冰淇淋、雪糕,迎合部分消費者的虛榮心,甚至“綁架”消費,造成正常消費心理人士反感,粉絲追一陣子後應該會恢復理性。

“雪糕刺客”與平價雪糕,成分配料有差別嗎?天津商業大學生物技術與食品科學學院教授劉立增告訴天目新聞記者,二者在成分配料上存在一定區別。“某些原輔料本身價格就高,比如茶類冰淇淋,同樣是龍井茶,但是因採摘、地區、放置時間等原因區別很大一樣。另外,追求綠色、天然、環保理念的産品,在原輔料使用及添加量、包材選擇等方面,其産生的成本都比平價雪糕高很多。”

當前,冰淇淋製造廠商的提價法寶主要是原料堆砌和外形設計,隨著競爭加劇,它們也在探索新的高端賣點。最近,低糖低卡的飲食理念火了,雪糕廠商也開始在控糖、低卡、不含反式脂肪酸上做文章,拿捏了年輕人的消費心理。

《中國冰淇淋/雪糕行業趨勢報告》顯示,消費者傾向於愉悅的享受,相對健康的零食,根據相關調查數據,75%的消費者在購買冰淇淋時認為口味是重要的決定因素;超5成的消費者期望零食可以補充營養,並且願意從傳統零食轉移到高蛋白、低糖零食。

來源:天目新聞 撰稿:記者 何泠瑤 實習生 許文馨 責編:羅卿審核:張淵

關於我們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 88828235 對外服務:訪談直播展會廣告

【掠影探索】周秀娜演活單親外來工 導演陳雅莉:放手才有真愛

由澳門新晉導演陳雅莉執導的電影《馬達·蓮娜》(下稱《馬》)獲選今年「香港亞洲電影節」的開幕電影。過往已曾多次合作的張繼聰及周秀娜,在戲中飾演內心傷痕纍纍的社會邊緣人。兩人在紙醉金迷的賭城中偶遇、相戀,共譜悲歡離合的愛情戀曲。《馬》由劇本創作到完成製作歷時5年,一波三折幾乎「難產」,陳雅莉慶幸作品終能順利誕生。戲中一段情或許令人遺憾,導演:「懂得放手,才有真愛。」●文:朱慧恩 攝:香港文匯報記者

早在2013年,陳雅莉便自籌資金拍攝首部京澳合拍片《沙漏愛情》,其後陸續參與微電影及紀錄片拍攝工作。《馬》由陳雅莉自編自導,講述失婚中年漢「馬達」與來自內地的外來工「蓮娜」一段愛恨纏綿的愛情故事。談起對澳門的印象,外地人的腦海中或會立即浮現出如大三巴、葡撻或耀眼奪目的賭場,透過《馬》,觀眾可跟隨澳門導演的鏡頭,窺探截然不同的小城風光。

眼前的陳雅莉已為人母,予人印象穩重而自信,絲毫聯想不到青年時代的她,竟然有過一段叛逆歲月。曲折離奇的愛情經歷以及年少輕狂的生活經驗,加上對城市人文風景的細察及省思,產生神奇化學作用,成為陳雅莉日後的創作養分-《馬》的靈感也由此孕育。

陳雅莉憶述,初執筆寫劇本時,她正處於一段瀕臨分手邊緣的愛情中。其後數年,她不斷反覆修改劇本,在感情路上亦兜兜轉轉。人生如戲,及後轉角遇上真愛,她把一番感悟放進《馬》中。「《馬》表達的,就是要學懂放手,才能遇上真愛。」故事除了有導演的愛情感悟外,也有以往兼職時的所見所聞。

「以前兼職時,見到一間酒樓有很多『蓮娜』,都是離鄉別井的女人。她們工作辛苦,但永遠笑笑口。有趣的是,那裏是賭場區,會以籌碼作流通貨幣,賭客會給小費她們。我覺得這群女性很有趣,我便把愛情經歷,結合所見所聞,創作出《馬》的故事。」故事時間設定在2008年,那是澳門賭權開放後的數年,這個紙醉金迷的不夜城看似俯首皆可拾黃金,但繁華背後,低下階層依然深陷貧窮泥沼。「我在2008年認識這個群體,當時賭業開放,那是一個予人搵錢很容易的年代。但事實是貧富懸殊,窮人沒有因此受惠。這對我而言感受很深,所以想盡力寫一個發生於2008年左右的故事。」

「蓮娜」是離鄉別井到澳門打工的單親媽媽,雖然是社會底層一群,但卻堅強地為將來的理想生活打拚,冀盡早攢夠錢回鄉與女兒團聚。陳雅莉直言,在她執筆描寫「蓮娜」一角時,腦海裏浮現的就是周秀娜的形象。「某程度上,周秀娜身上有種倔強潮州女人的感覺,都是很自強。即使在不Roll機的情況下,她也入戲很深,例如不吃東西,面壁思過的那種感覺。在拍攝時,去到某一些位置,我覺得她就是蓮娜。」

幕前形象性感的周秀娜,在電影《29+1》中飾演年近三十的迷惘都市女性,精湛演技令人眼前一亮。周秀娜認為,演繹「蓮娜」一角的最大挑戰在於角色本身的複雜性。她說:「複雜並非因為有很多內心戲,而是角色本身的背景、過去,而且她是單親媽媽,這都是我無辦法體會的。我拍之前都不覺得角色這麼複雜,一路拍時,情緒慢慢加強,再深入感受這個角色時,便覺得蓮娜真的很厲害。雖然她看似很慘,但為了愛情依然可以這樣勇敢,令我覺得突然間很有希望,覺得自己其實都很幸福。」

若有看過陳雅莉過往的作品,會發現她總愛或輕或重地探討「去留」的命題。這種「去或留」的糾纏與掙扎,是陳雅莉自身追逐電影夢的情感投射。「每當大家談起電影,會說內地、香港、台灣,澳門卻永遠缺席。」僅有60萬人口的澳門,沒有電影工業,澳門電影的面貌總是如此模糊。「我們整個行業,不單止拍電影的,加上其他影視製作,只有一二百人,面對此景,若要從事電影業,我常常思考,究竟要留在澳門,還是遠走他方。」勇敢出走,或許能走上康莊大道,但生於斯長於斯,對於澳門,陳雅莉仍有說不盡的綿綿情話。「我很眷戀澳門,這裏始終是我的家,所以我的眾多作品仍撇不掉澳門元素。」

烏克蘭父親流淚送別女兒真相來了 看視頻如何被歪曲

北京時間2月25日,一則標題為“一名烏克蘭父親在上戰場與俄軍作戰前,與女兒揮淚訣別”的視頻,刷爆了西方世界的新聞媒體和社交網路,隨後更被不少中國的媒體和自媒體直接搬運到了國內的網路空間上。

先説事實吧:視頻中的那位父親根本不是要去與軍隊作戰。他其實來自烏克蘭東部地區的親俄人士,準備將女兒送往,然後與“入侵”他家園的烏克蘭軍隊拼命。

首先,這個視頻最早于2022年2月21日出現在的社交網站VK上,而且當時還尚未對烏克蘭動武。

如下圖所示,這個視頻是烏克蘭東部頓涅茨克地區的戈爾洛夫卡市(Gorlovka)的市長Ivan Prikhodko,于2月21日下午2時24分發佈在VK上的。從他附上的文字介紹來看,視頻中這位正在與女兒揮淚訣別的父親,是準備把女兒撤離到的安全地區,然後自己留下與烏克蘭的“入侵者”拼命。

不過,由於內容很不符合西方的“地緣政治正確”,即便有人在21日當天把這段視頻分享到了西方主流的社交平臺“推特”上,這段視頻也並沒有引起什麼關注。

然而,在2月25日與烏克蘭開戰後,這段視頻的內容卻很快遭到了一個親烏克蘭賬號的歪曲,然後就迅速火爆了網路。

耿直哥調查發現,最初歪曲這段視頻的是一個叫Marios Komnos的親烏克蘭人士。

如下圖所示,此人于北京時間2月25淩晨0點49分在西方流行的社交平臺“推特”上發佈了這段視頻,但他卻將原本的故事進行了完全的顛倒,把準備抗擊烏克蘭軍隊“入侵”頓巴斯的那位父親,説成是準備抗擊“入侵”烏克蘭。

隨後,這個被歪曲的視頻,因為太符合西方“地緣政治正確”的口味,便迅速被一眾支援烏克蘭的西方人士轉發,然後又很快就被諸多西方新聞媒體不假思索地發佈在它們的網站上去“吸引眼球”。

其中,除了英國和美國媒體,一些西班牙和印度的媒體也轉發了這則被歪曲後的視頻。

就連一些躲在西方的反華分子,也紛紛轉發了這則被歪曲了真相的視頻,想以此迎合西方的政治正確,好為自己持續塑造符合西方口味的“人設”。

再後來,就像耿直哥在本文前面所説的那樣,這則視頻甚至被不明真相的一些國內媒體和自媒體從外網上轉到了國內,導致不少國內的網民也被誤導。

不過,最悲哀的是,雖然也有個別了解真相的網民在“推特”這個西方社交平臺上在澄相,但這些聲音卻幾乎無人問津。截至撰寫此文時,耿直哥也沒有看到任何一家西方新聞媒體站出來澄清此事,更別提更正自己的錯誤報道了。

相比起來,在國內的網路上,倒是也有一些自媒體博主在自行了解到此事的真相後,發佈了辟謠的文章,並吸引了較多關注。

但同樣的,這些國內辟謠的貼文,仍然比不上那個被歪曲的視頻的熱度

關於我們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 88828235 對外服務:訪談直播展會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