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雷德:为这件曼联球衣我会拼尽全力

上赛季末,在埃弗顿对阵曼联之前,太妃糖的伯纳德在接受《利物浦回声报》时向我们介绍了巴西野球场上的情景,在那里,穿裆过人是很常见的一件事。

而在上个赛季,弗雷德恐怕每天都想在球场上穿裆过人,因为压力始终伴随着他左右。

赛后的索肖非常愤怒,在新闻发布会上,他再也无法压抑自3月末以来的所有情绪,甚至直接点明:“有些球员确实不会成为球队未来的一部分。”

当时坊间普遍认为,转会费名列队史第四的弗雷德会成为索肖口中的“有些球员”,毕竟老特拉福德一直以来都留不下巴西球员矫健的身影。

“上个赛季我还在适应球队,没能够打上足够多的比赛,但今年事情好转了许多。”

在博格巴长期伤缺的这段时间里,弗雷德成功地顶了上来。虽然他不像法国人一样总能送出秒到毫巅的传球,但他兢兢业业地做着主教练交给他的工作,即便有时会出现失误,即便有时会落于下风,但他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奔跑。

在曼联的历史上,没有一个巴西前辈能够充当他前进路上的灯塔,弗雷德只能自己去摸索。

和很多巴西孩子一样,弗雷德早早就开始了自己的足球之路。对于在贝洛奥里藏特长大的孩子来说,加盟本地的米内罗竞技俱乐部是一个理所当然,而又至高无上的选择,然而弗雷德的青训生涯就显得非常曲折。

10岁就来到米内罗竞技的他,在六年之后去到阿雷格里港待了一个赛季,而17岁转投巴西国际成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在那里,弗雷德终于成为了一名职业球员。

职业生涯第一个赛季,他并没有得到太多的出场机会,而在经过了一年的适应期之后,他迅速成为了巴西国际的主力球员,在前腰位置上,他奉献了极佳的表现。

实际上,2013年顿涅茨克矿工为他支付1500万欧元时,想的也是让他来顶替在那年夏天离队的威廉的位置,而在自己的矿工首秀上,他不负众望,用一个梅开二度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在矿工,球队的进攻线上已经有了泰森,而且在2013年夏天,当年弗雷德在米内罗竞技青年队队友伯纳德也来到了球队。

在这两位的映衬之下,弗雷德在进攻线上的表现就显得不那么出彩了,用老帅卢塞斯库的话来说就是,“有一点毫无章法”。

于是在认真观察了弗雷德的特点之后,卢塞斯库决定再来一次改造——之前他就有过把费尔南迪尼奥从前腰改成后腰的成功经验,他赋予了弗雷德更多的防守任务,而且让他发挥自己传球的特点,很快就收获了成功。

“在乌克兰踢球时,只有在踢欧冠时我们才会体验到这么高强度的比赛,但那时,一个赛季我们只有6场欧冠可踢。”

在伯纳德看来,乌克兰的比赛节奏是比较慢的,所以想要吸引到豪门球队的注意,在每年为数不多的欧冠比赛上发挥出色,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17-18赛季欧冠联赛,顿涅茨克矿工和曼城被分到了一个小组。在小组赛的最后一轮,矿工在主场2-1战胜了曼城,虽然没有进球,但弗雷德表现非常出色。

“在那场比赛结束后,瓜迪奥拉在更衣室的出口叫住了我,他对我说我们踢了一场好球,因为曼城是一支很难被击败的球队。”

去年7月,当曼联正在积极备战新赛季时,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曼联青训球员向Allaboutunited网站透露了曼联的内幕,其中一条便是关于弗雷德的:

“去年(2018年)2月左右,当我们(U18)对阵曼城时,麦肯纳做了一场关于如何向曼城施压的战术分析。当时他以顿涅茨克矿工为例,在他的分析中,他指出的‘小个子中场’就是当时还效力于矿工的弗雷德,并说任何一支顶级球队都应该‘瞄准’他。”

而在2018年夏天,此前还在执教曼联U18的麦肯纳被穆里尼奥提拔到一线队,担任葡萄牙人的助理教练。

“我认为和弗雷德搭档可以帮助博格巴,有了弗雷德,博格巴可以更自由地前插并帮助前场的队友们,他喜欢像那样踢球。”

正如弗雷德的经纪人,曾经效力于阿森纳的吉尔伯托-席尔瓦所说的,在战术上,弗雷德可以让博格巴不再需要频繁地回到后场接球,而在私底下,弗雷德也展现了自己良好的职业素养:

“当我们去曼彻斯特完成交易时,弗雷德让俱乐部为他找一位英语老师,而不是翻译官。这是一个积极信号,不要每天都带着翻译官。”

“乌克兰联赛的对抗强度没英超那么强,节奏也没那么快。我需要时间来适应曼联的节奏,以及英超的比赛节奏。”

在英超赛场上,弗雷德迅速感受到了和乌克兰联赛的不同,而且在上个赛季,穆里尼奥一直都在苦恼于球队的防守问题,他实在不能放心地把身高仅仅169cm的弗雷德放在主力后腰位置上:

“我认为,当球队防守变强后,中场球员相比参与进攻不需要更担心球队的平衡时,弗雷德的情况才会完全改变。”

罗比尼奥曾经说过,曼彻斯特是一个足球圣地,但对于年轻的巴西球员来说,那里的冬天又阴又冷,一点都不适合生活。

在一个全陌生的国家,弗雷德只能在替补席上看着球队陷于泥沼当中,自己还因此失去了巴西国家队的位置,这一切都让他非常焦虑。

然而,在那场对阵巴黎圣日耳曼的比赛当中,他在球场上顶住了压力,让曼联球迷拥有了在暗淡的上赛季当中,最为开心的一天。

这篇文章的素材来自于对弗雷德的朋友的采访,在采访当中,弗雷德的朋友表示巴西人在英超的第一个赛季是适应期,他会在第二个赛季拿出好的表现。

虽然弗雷德在转会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他还是对英超联赛的要求感到十分惊讶。为了达到要求,他做出了很多努力,比如额外的体能训练。

在去年夏天,弗雷德因为结婚而得到了延迟归队的批准,但即便在筹备婚礼的时候,他早早就开始了个人训练,和自己的私人体能师一起对体能情况进行了提高。

来到球队初期,弗雷德的英语基础几乎可以说是零,毕竟他是跟着老师从“你好吗?”开始学起的,然而一年多过去之后,不用说跟马塔、佩雷拉这些语言相通的球员,即便是和索肖,他也能进行流畅的沟通。

“他正在学习语言,他现在英语说得很好。我不必和他说话时语速非常非常慢。”

现如今,他已经可以在赛后接受英国媒体的采访了,这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毕竟他的巴西同胞安德森在曼联踢了8年,英语说得也是一塌糊涂。

虽然本赛季截至目前,在数据层面上只有1次助攻,但他的表现很多时候并不能通过数据来得到体现,这个赛季的曼联不再受后场出球的困扰,就和弗雷德有着很大的关系。

“我真的为自己和麦克托米奈感到高兴,我觉得我们配合得很棒,我也希望我们俩能够继续延续这样的状态。”

这是弗雷德所经历的第二个圣诞-新年赛程,他在乌克兰的老队友以及巴西的朋友们都在享受着阳光海滩,但弗雷德并不羡慕他们:

“这是好事,因为我想踢很多场比赛。其他联赛都有休赛期,而我更想持续上场发挥,为曼联好好表现,然后等待巴西国家队的征召。”

当看到格林伍德没有及时地向前施压时,弗雷德非常生气。他几乎是从上半场比赛开始,就不停地督促身前的队友向曼城的后卫进行逼抢。

这是他加盟球队以来距离冠军最近的一次机会,哪怕只是无足挂齿的联赛杯,而在之前接受采访时,他也说“曼联需要去争夺冠军,我们也会努力变得更好,争取把曼联带回到他应有的位置。”

在媒体上,鲜有他的花边新闻,也很少看到他出入纸醉金迷的声色场所,反而早早地建立了自己的家庭,有了一个可爱的宝宝。

他会愿意为了融入球队而认真学习英文,也会愿意为了拿出好的表现而主动进行加练,即便面对球迷的建设性批评,他也会虚心接受:

“一些批评是没有意义的,但也有很多批评能让我变得更好。我喜欢看人们讨论我的表现,这样我能变得更好。”

弗雷德没有那么强大,但他会在出现失误后玩了命地回追,他会在比赛艰难时鼓舞自己的队友,他会在即将输球时显露出焦急的神情。

弗雷德没有那么强大,但他会为了打上更多的比赛而做出努力,他会为了球队和球迷而不停地奔跑。

人们当然可以批评他的能力不足,但作为一个巴西人,他的这种态度,比如今很多的曼联球员更像曼联球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