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项历史工程搞了一个大动作

“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在今年3月31日正式出炉。对照名单,如果问哪个项目

它也是长城国家文化公园(新疆段)项目的重要点段,其名称对包括文博考古领域研究者在内的大部分人而言,都是极为拗口。

这是国内首次对唐代烽燧遗址进行的主动性考古发掘,明确烽燧为唐代安西四镇的焉耆镇楼兰路属下的“沙堆烽”故址。

首个入选的长城资源考古项目,且非长城墙体本体,同时还在新疆境内,时代还是唐朝。多项条件综合下,就使得该项目的意义变得极为特殊,而且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公众对长城的传统认知。

北京八达岭长城为代表的明代包砖长城墙体才是长城,至于与其配套的烽燧(烽火台)、城堡等独立单体的长城资源,往往忽视。

对于长城资源所处的地点认知,往往都是内蒙古及其周边传统汉地省份,至于新疆,却很少被考虑。

新疆“沙堆烽”,颠覆了人们对长城的潜意识想象,而对于长城的了解,还未终结。

“长城反映了中国古代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的相互碰撞与交流,是中国古代中原帝国远大的政治战略思想、以及强大的军事、国防力量的重要物证,是中国古代高超的军事建筑建造技术和建筑艺术水平的杰出范例,在中国历史上有着保护国家和民族安全的无以伦比的象征意义。”

“人类罕见的、目前无法替代的财富,是全人类公认的具有突出意义和普遍价值的文物古迹及自然景观”的相关条件。

标准Ⅰ.明长城是绝对的人类杰作,不仅因为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伟大项目,也因为建筑自身的宏伟壮丽、堪称完美。是从月球上可以看到的、人类双手在地球上建造的唯一作品。长城分布于辽阔的大陆上,构成了融入景观的、完美的建筑典范。

标准Ⅱ.春秋(及战国)时期,中国人运用成熟的建造理念和空间组织模式,在北部地区修筑了军事防御工程,修建长城而进行的人口迁移使得中国传统文化得以传播。

标准Ⅲ.现存在甘肃省、修筑于西汉时期的夯土长城和明代令人赞叹、闻名于世的砖砌长城同样是中国古代文明的非凡见证。

标准Ⅳ.中国长城这一复杂且历时悠久的文化遗产是军事建筑群的突出、独特范例,它在2000年间服务于单一的战略目的,同时它的建造历史表明了军事防御技术的持续发展以及对政治背景变化的适应性。

标准Ⅵ.长城在中国历史上有着无以伦比的象征意义。它防御了侵扰,并在少数民族习俗中保留了主体民族的文化。由于其建造过程艰难困苦,因此长城成了中国古代文学的重要题材,诸如汉末文学家陈琳的《饮马长城窟行》、唐代诗人杜甫的诗作以及明代的通俗小说等。

标准Ⅰ.中的“中国长城是从月球上可以看到的、人类双手在地球上建造的唯一作品”,存在极大谬误。

威廉·斯图科里写的一封信,信中提到:“中国长城的长度在地球表面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可能从月球上也能看到。”

或者说是以讹传讹,原文的“可能”被抹掉了,人们都相信了这个描述,最终还进入了官方文件。然而根据科学论证以及登月第一人阿姆斯特朗的亲历,证实了这是一个匪夷所思的说法。

标准Ⅱ.中关于周代长城的表述,未考虑诸侯互防长城,造成中国长城的总体表述缺乏完备性。这是因为中国最早的长城,无论是楚长城(方城),还是齐长城,均属于诸侯国之间互防长城的范畴。

长城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是我国现存体量最大、分布最广的文化遗产,以其上下两千年、纵横数万里的时空跨度,成为人类历史上宏伟壮丽的建筑奇迹和无与伦比的历史文化景观。

山海关、古北口、喜峰口、平型关等长城沿线英勇御敌,一曲《长城谣》,一首《义勇军进行曲》,唤起了无数中华儿女用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的昂扬斗志,长城已深深融入中华民族的血脉之中。

“长城国家文化公园”于2019年正式提出,在推进建设中,第一批国家级长城重要点段名单于去年年底公布。

秦汉长城、明长城主线,与抗日战争、长征等重大历史事件存在直接关联,以及具有文化景观典型特征的代表性段落、重要关堡、重要烽燧为主,共计83段/处,明长城喜峰口段便是其一。

“保护长城,加我一个”公益活动所执行的喜峰口西潘家口长城修缮项目,就作为长城研究型保护示范项目之一,在大会上进行了专门解读。

原状保护总体策略和保养维护、局部抢险、严控修复的工作方针,也就是“最小干预”原则的新理念得到了世界认可,它早已替代了“修旧如旧”的老观念。

喜峰口长城也需要在先期进行考古及数字化项目采集工作,以便为之后的具体修缮提供最佳方案。

采集到的数据成果往往进入了各地文管所的档案室落灰,再次启封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他们对将近一公里左右的喜峰口长城,进行了超写实的数据扫描和资产重建,这样可以达到最佳的展示效果,1:1还原展现长城真实细节和信息。

最终目标,其实是用一种更加互动和生动的方式,进一步降低体验门槛,向更多人传递和普及长城关联文化以及修缮知识。

腾讯还首次将云游戏技术运用到文保领域,让用户在手机上也能体验到电影级画质,在手机上就能沉浸感受长城真实场景,像玩游戏一样,在里面自由探索、互动,按照自己兴趣了解长城的相关知识。

长城资源分布于15个省份,各类长城资源遗存总数43721处(座/段),其中墙体10051段,壕堑/界壕1764段,单体建筑29510座,关、堡2211座,其他遗存185处,墙壕遗存总长度21196.18千米。

“谁说自己把所有长城都走了一遍,那他绝对是骗子,没有例外”。这是因为长城体系过于庞大复杂,除了各时代有不同的平行线路修建外,每个时代修建的长城或多或少会存在各种分支。

(山海关到嘉峪关大约需要500多天),能够把明长城主线全部走一遍,但是要想把明长城的所有分支全部走完,就更难了,再加上其它朝代,就是个人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一个人不能完成,但是一个团队呢?天津大学张玉坤教授的团队,便运用自主研发的无人机低空信息采集技术,经过四年多时间,首次对明长城全线进行了无盲区记录和展示工作,完成了明长城全线所有数据的采集和分析,实现了4000多公里长城图像与三维数据的覆盖。

巨系统评价道:“除了军事聚落的屯兵系统,还有烽传信息系统、驿传交通系统、军需屯田系统、互市贸易系统等诸多子系统,它们共同构成了一个巨系统和秩序带。”

“明长城全域空间数据库”和“明长城全线图像与三维数据库”,则是巨系统和秩序带的集中体现。

「云游长城」小程序也正式上线,整个小程序除了可以像游戏般地游览喜峰口西潘家口长城外,还将张玉坤教授耗时数年的“长城巨系统”成果中的知识体系整合了进来。

这可以说是目前和长城有关的最全面和权威的知识图谱,在这里就可以了解包括长城排水口的分布、礌石孔、破损敌台、射孔、箭窗、刻字砖和敌台入口等等,以往不了解的长城细节介绍。

「云游长城」小程序的正式上线,喜峰口长城作为数字资产来展示“看不尽的长城”的代表,将为公众开启一扇了解真实长城的大门,让人们知道“长城不止有八达岭”、长城也不止那一两个能吸引较多游客的景区,还有99%的长城段落也值得人们关注。